注冊找回密碼

深圳戶外社區

  • 專業策劃企業拓展訓練 和 輕松愉快的包團旅游
  • 電話:18318877815(文風) 400 7755 638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版塊導航

旅游-拓展
活動召集長線活動親子旅游拓展訓練拓展項目國內旅游出境旅游客戶案例
深圳互動
時事新聞景區門票游記攻略
休閑娛樂
聊天灌水開心笑話娛樂八卦影視音樂情感驛站舞文弄墨
都市生活
聚焦深圳征婚交友家有寵物職場人生美食天地車友之家女人世界便民信息新人報道
人在旅途
戶外知識旅途游戲戶外qq群
站務管理
每日簽到論壇公告意見建議友鏈合作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情人節的夜晚,我和打飛機上癮的哥們聊了聊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7-4-11 11:17:23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注冊

x
情人節看到這篇文章,小編實在不知道該說什么了。咳咳,調查顯示,有3%的人群患有“性癮”,這是一種類似酒癮、毒癮的心理障礙,他們并不能從性行為中獲得樂趣,反而深受困擾。性教育的缺乏,讓這類人隱藏在眾人之中,并且極度自責、自卑;最極端的例子,曾有人因為無法擺脫而揮刀自宮。據分析,單身中,這種人最多。






“一直與身體中的獸性做斗爭,每當欲望來臨時,都像餓狼一般,尋找片中那哀嚎的臉孔和矯情的呻吟,當激情過后,又如注射了一劑海洛因般歸于平靜,恢復理智,開始感覺自己惡心、病態,充滿罪惡……”


  25歲的郭星看上去像未發育完全的小孩,又像營養不良的病人,頭發稀疏、瘦骨如柴、膚色暗黃、眼睛深凹,說到這些他眼神躲閃,不敢與人直視。
12歲那年,當第一次從爸媽枕頭邊發現那盤光碟,他的人生開始像被潘多拉打開了魔盒,陷入一個又一個噩夢。起初,只是趁爸媽不在,偷偷模仿片中的動作,“那時只覺得好玩,不認為有害處。”幾個月后,生活失控了,從最初一個星期看一次,到后來每周七八次,這種像毒藥般的癮,在今后十幾年里變本加厲地折磨他,“以至到后來我已無法獲得任何快樂,仍像自虐狂般不受控地傷害自己的身體”。

  郭星一直不明白,為何自己這種本能的欲望這么強烈,似乎異于常人,它像天牢般囚禁著自己的意志,操控著自己的行為,直到在網上查到一個詞——“性癮”,才意識到性也能上癮。

  早在1940年代末,美國性學家金賽(Alfred Kinsey)通過對一組觀察者(18-25歲)的長期調查發現,有3%的人反映“每周會有7次以上的徹底性發泄”,他將這群人視為性過度人群。此后,每周7次(以上)的性被醫生或精神分析師們視為一個人是否有“性癮”的標尺——因為精神層面的問題,他們無法控制自己停止過度的性行為。美國SLAA(性與愛上癮者)匿名協會將其描寫成“像奴隸般的停留在強迫性的性行為中”。

  目前“性癮”并未被正式列為一種疾病,而被廣泛認為是一種與酒癮、毒癮、網癮有類似成癮機制的“心理障礙”。從事癮癖研究的英國格拉斯哥大學心理學的羅伯特·布朗認為,有性癮的人將性活動作為調節心情和逃避現實的一種方式,一旦染上性癮,會沉湎于各種與性有關的活動,其具有秘密性、沉溺性,感到痛苦卻無力停止,事后伴隨著空虛感以及產生負面影響。

  華僑大學社會學博士賴曉飛研究色鬼和性癮者的區別:“前者會得意洋洋,欣喜于每一次獵艷經歷,而后者卻倍感困擾,在自責和焦慮中痛苦不已;對于前者性是美酒、刺激;對于后者,性是藥物、毒品”



金賽博士是20世紀美國著名的生物學家和人類性學科學研究者。


“患上抑郁癥,宅家十三年”
  “越孤獨、越脆弱就越依賴……” 郭星這樣描述自己的狀態,在用“性”麻醉自己之前,“寂寞”一直像膿包一樣在他體內郁結,化解不開。小學畢業后,因奶奶重病,他被強行帶到東莞,與常年在外打工的父母生活。“我與他們沒有一點感情,很討厭過來。”郭星臉上掛著冷漠,父親常年待業在家賭博,沒錢用時則伸手向母親討要,遭拒絕便惡語相向,兩人常相互對罵撕扯,“鄰居天天聽到我們家摔鍋砸碗的聲音”。

  有一次,郭星實在受不了,偷了母親400元錢,想買票回老家,卻因為年齡太小被檢票員攔住。母親發現后將其暴打了一頓,父親則在旁冷嘲熱諷,從此他內心對父母徹底封鎖了。轉入新學校,郭星常被同學的惡作劇捉弄,因從小在鄉間長大,性子像野馬一樣烈,回家時他將同學暴打了一頓。事后,雖再沒被欺負,但已被同學徹底孤立,就連班主任都覺得“鄉下孩子難管教”。

  只有看片,才能讓他逃避現實的孤獨和冷漠。他毫無節制地放縱,只要父母不在,就在家偷看片子。幾個月后身體出現異常。起初,食欲變差,每天勉強吃幾口就飽了,隨后胃不時抽搐地疼,“以為自己得了胃病,也沒在意”。有一次,他在你去教室的路上,突然胃像攪拌機般兇猛地翻滾撕裂,嘔吐不止,“疼得要死去一般,眼睛一黑,暈厥過去”。郭星被同學送到醫務室,診斷顯示患嚴重胃痙攣。他上廁所也變得頻繁,經常一節課舉手出去幾次,到了廁所又尿不出來,一坐下又想去。日子久了,老師懷疑是故意搗亂,對他充滿敵意。他還發現自己的胸骨變得很軟,“似乎怎么都直不起來,仿佛一按就會斷掉”,郭星一邊說一邊試著挺直自己微駝的背,“后來耳鳴、脫發甚至失眠等癥狀接踵而來。”

  自從上“癮”后,郭星的成績直線下降,“腦子像注了漿糊,轉眼就忘事,上課跟不上節拍,人整天吸了鴉片般,神情恍惚,渾身無力。”到了初三,郭星從中等成績淪為班上的“墊底”,最終中考落榜,輟學在家。那時,網絡逐漸興起,大量國外“毛片”爆炸般涌入,郭星浸在網吧如饑似渴地看著,忍不住了就跑到廁所一個人“過把癮”,通宵成了家常便飯。“每天在虛擬的世界欲仙欲死地活著,走在路上感覺在飄,偶爾清醒時,才感到深入骨髓的空虛……”4個多月,他身子消瘦了10余斤,直到又一次因胃抽筋暈倒在路上,“以為自己要死了,才有點害怕,想改變這種狀態”。

  郭星的母親托熟人,幫他找了一份工地上的活,800元一個月,但是才干了一個多星期,就因身體吃不消辭職了。隨后的13年里,他只干過6份工作,包括快遞員、門衛、發傳單等,但每一份都沒超過半年,“不知什么時候開始,變得膽小如鼠,和人說話語無倫次,干活又反應遲鈍,同事們都把我當傻子玩弄,嘲笑鄙視我,但是我卻懦弱地不敢吭聲。”郭星說,“到哪都被傷自尊,最后我干脆每天躲在房間看片……”“宅久了,有時空虛地讓人窒息”,郭星偶爾也忍不住想出去走走,但每次都弓著背、低著頭、埋著臉,“像暴露在大街上的老鼠,生怕被人看見,無名的恐懼席卷全身。”

  從來沒奢望有女生看上自己,但是21歲那年郭星戀愛了。兩個人在打網游時認識的,沒聊多久,就線下見面發生了關系,交往5個月后分手。“受不了我一天至少3次的沖動”,郭星說“我確實對不住她,讓她墮胎2次。有一次,剛做完手術,就想馬上把她帶回家蹂躪,自己像禽獸般欲望失控。”失戀后,郭星的心情跌入萬丈深淵,“我真是徹底無藥可救了,像行尸走肉般活著。”

分享到:  微信微信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
收藏收藏 轉播轉播 分享分享 支持支持 反對反對
沙發
 樓主| 發表于 2017-4-11 11:21:44 | 只看該作者


“將寂寞、壓力、屈辱等情緒‘性化’”
  郭星掙扎很久后決定自殺, 他上網尋找著體面無痛的死亡方法,卻意外搜到一個“戒色群”。“太震驚了,一直以為自己是社會的怪胎,小心翼翼地隱藏著惡習,生怕被人戳穿,沒想到群里有那么多人和我經歷相似,當我第一次勇敢地在群里把壓抑多年的痛苦說出來時,竟忍不住淚流滿面。”

  交流群管理者叫阿碩,曾因性成癮出軌導致婚姻破裂,凈身出戶,被單位開除。多次自殺未遂后,痛定思痛,戒除性癮,轉而幫助他人。從2012年建立第一個群以來,現在他的宣傳頗具規模:4個交流群,每個群兩三千人;微信公眾號3個,每天定期共發布近30篇文章;1個公益講堂,每天晚上9點,資深戒友在線傳授戒癮經驗;1個跟帖論壇,供戒友發帖討論。3年間,上萬的性癮者把他當成最知心的人,向他述說痛苦,尋求幫助。

  “3年內發展這么迅速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中國潛在性癮者人群巨大”阿碩說。某心理測驗網站曾針對“性成癮”在中國展開了一項大數據調查,并推出一份《中國性成癮調查白皮書》。他們隨意選取中國34個省市以及部分海外人士約1.2萬人作為樣本,調查顯示性癮者占比3%,男女比例3.5:6.5,隨著年齡增長呈現倒U變化,60后性癮比例最高,中專學歷以下的人群占比最高,安全感低的人更具性癮傾向。

  性成癮研究專家Patrick Carnes在《走出陰影:理解性癮》中將性癮劃為3個級別:一是社會可容忍范圍,如手淫等;二是侵犯他人的性活動,如偷看異性私處;三是淪為犯罪,強奸、亂倫及猥褻兒童等。

  “接觸的比較嚴重的性癮者,才十幾歲就已脫發、嚴重失眠、腎衰竭甚至染上性病,終日以藥為生。不過最痛苦的還是精神摧殘,極度渴望擺脫,但每次都難抵抗,事后又悔恨絕望,生活陷入死循環。最極端的例子是,曾有男子因無法擺脫而揮刀自宮。”阿碩剛建群時每天花近8個多小時,與群友交流,傾聽痛苦,解答困惑。現在他的工作稍微輕松些,許多戒癮成功的群友轉而成為志愿者協助他,“群中多數人始于對性產生好奇的青春期,因缺乏學校家長正確的性引導,只能通過網絡色影像書刊等排解欲望,又因家庭成員間感情淡漠,缺乏溝通,在學校多被邊緣化,缺乏自我存在感,抑或是成年后工作上常遭受否定,便選擇性愛麻醉自己,逃避現實。”

  美國SLAA(性與愛上癮者)匿名協會的材料表明,性癮者內心多是孤獨軟弱、對自我否定的,他們將寂寞、壓力、罪惡感、憤怒、羞恥等情緒都“性化”,將性變成宣泄的渠道。



QQ群里時常有人匯報自己的每日心得。(作者提供)

切除一切“黃源” 重回現實生活

  “現在我每天晚上9點準時打開公益講堂,聽其他戒友講述自己的戒色經驗。”郭星說,“其實聽多了,方法案例都相似,但是我必須堅持聽,因為他們給我戒色的動力和信心。”公益講堂平臺上授課者都是交流群中主動報名成功戒癮的群友,根據自己親身經歷,分享戒色經驗,鼓勵他人頑強與身體內的“獸性”做斗爭。

  “群友對授課者有很強的認同感,他們的成功,讓許多因無數次戒癮失敗而心生絕望的群友,重新燃起前行的希望。”阿碩說,“信心對戒癮者最重要。”
2015年5月4日,郭星“重生”的日子。他清除電腦中一切色情視頻圖像,將智能手機換成最原始的“老人機”,切除一切“黃源”,擺脫虛幻的生活,重新找工作,回歸現實。白天去招聘市場找工作,傍晚回家堅持跑步1小時,晚上抄佛教經文、打坐、泡腳,平息欲火,睡覺前寫戒癮日記,并定時到群里分享經驗,曬戒色天數,與群友相互監督鼓勵。從最初的7天、一個月,到現在已堅持183天未破戒。7月份,他終于找到一份月收入1500元的工作,雖然嫌工資低,但在阿碩的一再鼓勵下,堅持做下來了。感覺身體和工作一切慢慢變好,“為感謝佛祖解除對自己的詛咒”,郭星特意去菜市場買了只烏龜放生。

發表回復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展開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7位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