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找回密碼

深圳戶外社區

  • 專業策劃企業拓展訓練 和 輕松愉快的包團旅游
  • 電話:18318877815(文風) 400 7755 638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版塊導航

旅游-拓展
活動召集長線活動親子旅游拓展訓練拓展項目國內旅游出境旅游客戶案例
深圳互動
時事新聞景區門票游記攻略
休閑娛樂
聊天灌水開心笑話娛樂八卦影視音樂情感驛站舞文弄墨
都市生活
聚焦深圳征婚交友家有寵物職場人生美食天地車友之家女人世界便民信息新人報道
人在旅途
戶外知識旅途游戲戶外qq群
站務管理
每日簽到論壇公告意見建議友鏈合作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原創文學] 喜鵲靈媒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7-3-31 05:48:51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社區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注冊

x



弟言:交通費,越來越貴,騎毛驢玩復古,宇宙神猴苦練瑜伽,姐姐夢多米諾一邊倒;無窮花相思淚映山紅,自學做夢三點愛情,苦行聲聞獨覺,大頭和尚,農轉非,戶口。
一首唐詩,見證興衰。一段宋詞,見證南北。一條天經,見證歷史。一只喜鵲,世紀靈媒。一朵櫻花,根在華夏。混血超人,發明天語,棄辭著經。
   
啊——哈!!喜鵲妹,哥來了。開飯了,往這看,往這看……。
鳳凰嶺,山腳下,密林深處,有一位長相怪異,身著紅袍的老者,大約五十歲上下的樣子,看上去像是一位出家人,他的手里提著食品袋,正在樹林中呼喊著什么。他嗓音洪亮,驚天動地,空谷回音。
忽然,從密林的四面八方,飛來一群喜鵲妹,她們就像是士兵聽到了將軍的口令,從正南正北,正東正西,東南西南,東北西北,八個方向飛過來,她們邊飛邊回應老者的呼喚,喳喳喳地應答著,她們的叫聲,充滿了喜悅。二十幾只喜鵲妹,她們飛過來,落在樹梢上,同時,她們皆瞪大了雙眼,緊盯著老者,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就像是一個一個的小妖精,她們知道,紅衣老者又送來了唐僧肉。
樹林里的蚊子,她們嗡嗡叫,也來湊熱鬧。不過,在這片林子里,喜鵲和蚊子,她們是老死不相往來,想接吻,都是科幻。
紅袍老者蹲在地上,手里拿著一把小笤帚,他掃一掃地面上的塵土,然后,他又用嘴巴吹了吹,在確認地面干凈后,他在正中央放上一小堆碎肉塊,然后,他高聲呼喚:喜鵲妹,往這看,往這看。說完,身著紅袍的老者,他快速地站起來離開,并沒有回頭。這時,第一次世界大戰,終于是爆發了,有十幾只喜鵲,她們從樹枝上空降下來,展開奪食大戰。夫妻之間,互相配合。本地領主,驅逐外來者。沒用兩分鐘,那一小堆豬頭肉,被喜鵲妹們給瓜分完畢。
鳳凰嶺,山腳下,成了名副其實的清凈之地。在這里,看不見一只青蛙,就連一只癩蛤蟆都沒有。生命種類的單調,不知喜鵲妹和蚊子妹們,她們是否會感到孤獨。喜鵲喳喳叫,蚊子嗡嗡叫,一個為唐僧肉而來,一個為吸血而來,都是為了生存,都是為了活下去。
這會兒,那位身著紅袍的老者,在幾十米外,又蹲了下來。他在重復做剛才的工作,用笤帚掃一掃地面上的塵土,然后,他又用嘴巴吹了吹,在確認干凈后,他又是把一小堆碎肉塊,放在正中央,這時,樹梢上有響動,原來,是喜鵲妹們尾隨而來,她們準備展開第二次奪食大戰。民以食為天,鳥以食為貴。在沒有人類居住的樹林里,喜鵲們是不會在那里筑巢的。喜鵲們,她們世世代代與人類為鄰,就是想要揀拾一點美食。人類的殘羹剩飯,對喜鵲們來說,乃為極品美食。
身著紅袍的老者,他把一小堆碎肉塊,放在土路的正中央,隨后,他高聲喊道:喜鵲妹,哥哥我,在這邊,往這看,往這看。說完,紅袍老者站起來,他又往林子的西邊走去。
紅袍老者一離開,十幾只喜鵲妹,她們快速地從樹枝上俯沖下來,展開奪食大戰。每一只喜鵲妹,她們搶到肉塊后,快速起飛離開,找地方進餐,她們嘴里叼著肉塊,在空中飛行的姿態堪稱優雅,看樣子是充滿了喜悅,就像是士兵打了勝仗,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
在樹林土路的兩側,綠茸茸的嫩草,正在茁壯成長。生命的呼吸,是最動人的奇跡。露珠的圣潔,勝過情人的眼淚。生命的短長,不是永恒的標志。天空中,白云造型,變幻莫測。密林中,半夏和風,隔衣送暖。每一次喂養喜鵲,身著紅袍的老者,他都是心潮澎湃,他把喜鵲妹們,當成了自己的戀人,可喜鵲妹們未必領情。因為,喜鵲妹們,她們只喜歡唐僧肉,不喜歡與人類談情說愛。喜鵲妹們知道,兩條腿的動物很危險,它們比妖魔鬼怪還要恐怖,做事沒有道德底線。
在密林的四周,生長著數百棵高大的楊樹。喜鵲在上面筑巢,全憑眼光,不是每棵樹都可以筑巢的。能筑巢的楊樹,枝杈要長得對稱,呈三角幾何形,四角形當然是最好了。喜鵲們堪稱建筑大師,她們用樹枝搭建的巢窩,里面用黃泥抹成小碗的形狀,能抵抗八級大風。
喂完喜鵲,身著紅袍的老者,他返回自己的虎人修道院。虎人修道院,這個可笑的名稱,是一位日本姐姐幫他起的名字。其實,這座所謂的虎人修道院,就是一處民家院落,小院內,共有三間瓦房,坐落在鳳凰嶺的山腳下。虎人修道院,大門口正上方,橫掛著金色匾牌,上刻“虎人修道院”五個紅字大字。這五個紅色大字,是北京一位著名書法家的墨寶。每到雙休日,就會有游人來這里取經。
這座一個人的虎人修道院,三間瓦房,各有用處。一間為書房,一間為臥室,另一間瓦房,改造成了廚房、浴室和衛生間。民以食為天,出家人也是要吃飯的。更何況,住在這里的出家人,他是自費出家,其目的不是真的出家,而是在這里研究學問。這位出家人,他既研究佛學,又研究道學,還研究天文學及各國的宗教史。
這位自費出家人,他日文名叫小山哲夫,又叫小山東子,中文名叫母公彌雅,又叫海日東,綽號叫虎人,五十來歲的樣子,看長相和身段,是正宗的九天仙女模樣,也就是陰陽猴,看不出來是公還是母,故中文名叫母公彌雅。母公彌雅這個稱謂,是一位記者送給他的綽號。
在臥室的北墻上,掛著一幅油畫,是凡高的名作《向日葵》,當然是贗品,是由小山東子的鄰居姐姐,日本著名女畫家吉艮美香臨摹的。畫框為金色,與畫中景相映和諧,筆法細膩,難辨真偽,乃為贗品中的真品,就是凡高本人見了,他也是無話可說,簡直就像是隔世的雙胞胎姊妹,非畫家本人,真的是難辨真偽,這叫弄假成真了。
在臥室的北墻上,還掛著一本日歷。吃罷午餐,小山東子回到臥室,他凝視北墻上的日歷,然后用鋼筆勾畫一下,對照日記本,標記一下接機日期,隨后,他親吻一下日歷,舉止是相當的古怪。
小山哲夫,小山東子,母公彌雅,虎人海日東,他1962年陰歷五月初五,陽歷6月6日,午時正午,出生在中國吉林省長春市朝陽區,一座日式小樓,登記戶口時,填寫的為陽歷5月5日。父親為中國人,母親為日本人。出生時,鄰居李嬸說,這孩子長得像女孩,因此,母親給他起乳名叫小山東子,鄰居李嬸聽了,她不解其意,問小山東子的母親,小山東子的母親,她是笑而不答。因為,小山東子的母親,一直隱瞞自己的真實身份,鄰居只知道她是遼陽人,娘家人姓王。小山哲夫,小山東子,母公彌雅,虎人海日東,他的母親,是一位可憐的日本遺孤。1945年日本戰敗后,日本僑民在向本國撤退的途中,日本商人小山武野在旅大港,他把患病的小女兒給遺棄,同時留下信物和一封信函。后來,這個可憐的小女孩,她被遼陽一戶姓王的人家給收養。
1982年6月5日,20歲的小山東子,跟隨母親移民日本,改名叫小山哲夫。初到日本,在仙臺市,小山哲夫,小山東子,他一句日語也不會說,變成了一個會發聲的聾啞人。那些日子,小山東子他是異常的苦悶。恰巧,有一位漂亮的鄰居姐姐叫吉艮美香,她正在用錄音機學習漢語,學得是半生不熟的。她聽說鄰居小山家,三十多年前遺棄的女兒找回來了,她特意前來登門拜訪。當然,吉艮美香的目的很明顯,她是想練習一下漢語會話。最適合的練習目標人,當然就是小山哲夫了。不過,小山東子初到日本,他有點靦腆,不敢和女孩子面對面說話。吉艮美香小姐,她卻是很開郎,模樣漂亮,曲線優美,玉牙潔白,勾人魂魄。日本女孩的謙恭禮讓,和藹可親,溫柔善良,給小山哲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有一次,吉艮美香用眼睛示意小山哲夫,把桌子另一頭的鋼筆遞給她。就在小山哲夫遞鋼筆的一瞬間,兩個人的手,無意中碰到了一起,小山哲夫頓時感覺,有一股強大的電流,從頭頂上沖下來,穿過五臟六腑,直沖腳底,隨后,又從腳底折回來,造成他大腦一片空白。小山哲夫發愣,吉艮美香不解,她以為小山哲夫病了,伸出右手觸摸他的額頭,剎那間,小山哲夫就像是中了邪,發狂般逃出書房。
望著小山哲夫的背影,吉艮美香笑道:原來是處男啊!
半年后,吉艮美香介紹小山東子,到東京怪石出版株式會社,當搬運工。當然,是姐弟兩個人,一塊到東京工作的,兩個人合租一套公寓。這里面的原因是,吉艮美香在東京怪石出版株式會社,找到一份美術編輯工作,所以,她才會介紹小山東子當搬運工。當然,吉艮美香的想法挺現實,免費的漢語老師小山東子,不能丟在仙臺,便宜了別人。要知道,當時,在日本東京,想找一位漢語老師,是相當困難的。更何況,即便是能找到,家教費也是天價,吉艮美香是支付不起的。日本的女孩子,她們都是很會算計的。
吉艮美香與小山哲夫,兩個人合租一套公寓,住在一起,當時在日本,算是青年男女之間的正常交往。因為,在日本,青年男女同居,與訂婚是兩碼事。可是,小山哲夫他卻是把男女同居,當成了愛情。初到日本時,小山哲夫,他還是中國人的思維方式。那個年代,在中國東北,非男女朋友,是不可以這樣交往的,更是不能住在一起。五年后,在一間酒吧里,小山哲夫提出要和美香結婚,吉艮美香就像是瞧外星人似的,她瞪大了雙眼盯著小山哲夫:哲夫,你想娶,姐姐我?
是的。美香姐,咱們戀愛五年了,也該收獲正果了。
哲夫,戀愛是臨時娛悅,結婚是終身打算,豈能相提并論?
美香姐,咱們倆,鴛鴦戲水五年了,不結婚,這算啥性質?
啥性質?哲夫,青年男女,住在一起,互相研究一下對方的生理結構與基本功能,在日本國,這很正常。我們女孩子,只要是沒結婚,她就是自由身。戀愛和訂婚,是兩碼事,不能混為一談
美香姐,我聽不懂。
哲夫,結婚是社會意識形態的產物,要有一定的資本基礎作為保障,是帶有階級屬性的。門當戶對,嫁入豪門,是我們日本女孩子的追求。我們日本女孩子,結婚后,要成為全職的家庭主婦,是不可以再工作的,否則,就是在污辱自己的丈夫。你現在是搬運工,收入低,沒有資產,姐姐我,嫁給你,你拿什么來養活我?
聽到這話,小山哲夫發狂了,他舉手要打美香。
吉艮美香大怒:哲夫,剛當幾天日本男人,就想打人了?敢打人的主,是要有點本事的,要么是能賺錢,要么是能升職,要么是能出名,要么是敢競選日本首相……。說完,吉艮美香她扮個鬼臉,然后,她若無其事的拎起化妝包,離開了那間酒吧。
酒吧求婚失敗后,姐弟倆還是住在同一套公寓里。姐弟倆,還是一塊洗澡,一塊睡覺,只不過,兩個人已經沒有了共同語言。
一年后,吉艮美香出嫁了,她嫁給了怪石社長的三公子。不久,小山東子遞交辭職信,他也離開了怪石出版株式會社。之后,小山東子他寫過小說,編過劇本,當過導演,不過,都不是很成功,因為,小山東子的思維方式,還是中文的思維方式,他一直不會用日語來思考問題。經過十多年的努力,他還是沒能把自己變成一個真正的日本男人。在日本社會,一個男人的生存壓力,中國人是不可以想象的。
在傷心之余,痛定思痛后,小山東子決心返回中國,重新變成中國人。他發誓,重新啟用中國人的思維方式,來重新審視這個世界。1998年5月24日,小山哲夫他以游客的身份,回到了中國大陸。在中國的長江兩岸,東西南北,名山大川,考察半年后,小山哲夫選擇在不起眼的鳳凰嶺,自費出家,入門修道。他的瘋狂舉動,無論是在日本的親戚,還是在中國的親戚,他們都是很不理解。不過,有一個人是理解他的,那就是吉艮美香姐姐。吉艮美香結婚后,她隨夫姓,改名叫高橋美香。小山哲夫在日本,沒有同學,沒有朋友,沒有知己,因此,多年來,他與高橋美香,還一直保持著書信和電話來往。
日月穿梭,時光荏苒,小山哲夫返回中國,已經有十七個春秋。回憶往昔,猶如夢幻,高橋美香的倩影,一直在夢境中纏繞著他。
鳳凰嶺,山腳下,虎人修道院,它位于郊區,處在文明的邊緣。這座虎人修道院,更像是學問中心,它與世隔絕。不是虎人在逃避現實,而是現實在逃避虎人。小山哲夫過隱士生活,不是他主動選擇的。住在這里的虎人,他年輕時移民日本,數年虛度,殊為可惜,放棄人生,羽化成仙,此乃為天意,并不是他早年的志向。虎人早年的志向,乃為天機,非大徹大悟者不可告。生而知之,悟而知之,皆為知也。

分享到:  微信微信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間QQ空間 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騰訊朋友騰訊朋友
收藏收藏 轉播轉播 分享分享 支持支持 反對反對

發表回復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展開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7位数开奖结果